跳至內容

箭頭

相對濕度

聽聽我的心聲 (上)

二零一四年六月六日

爸,最近你一切都好嗎?”  
已沒見面十個月的女兒在電話裡問道。

“好呀! 放心,我一切都好,放心吧!”
年過八十的老父用震顫的腔調回應著。

“那……那好吧! 你有什麼事就打電話給我,有空我就來看你!”
女兒一如既往的循例吐出這句話。

“嗯……好……好! 別……擔心,我知道你們都忙,要為口奔波,我這邊你們就別掛念了!”
老父擔心女兒忙,盡快表示自己一切都妥當無恙,好讓她放心。

掛線後,老人家仍舊孤獨呆坐在昏暗的單位裡,為了不讓女兒擔心,沒有把最近糟糕的身體狀況如實透露……


亞洲孤獨老人

近年全球人口老化成為各國擔憂的問題,許多相關的新名詞亦應運而生,這些名詞所代表的正是我們社區中最弱勢的一群 ── 孤獨老人
 
 

我們社區中最弱勢的一群 ── 孤獨老人


在人口達16憶的中國,孤獨老人的數目可說是全亞洲之冠,這批無助甚至失養的長者在內地被稱為「空巢老人」。有報導說,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核心城區的老人中,空巢率高達70%。隨著大量中青年民工離鄉進城打工,老齡化趨勢的農村空巢老人問題也日漸成了隱憂。

至於較富裕的國家,日本,近年亦出現了稱為「Kodokushi」即「孤獨死」的社會悲情現象,定義是:「單獨居住的老人,在死亡4天後才被人發現的個案。」在2011年全日本就有15,603名孤獨死老人,4天以內死亡被發現都不算在內,可見這只是冰山的一角而已。

這名詞所代表的,正是日本許多老人因為生前孤寂,甚至無人照顧而導致各種死在家中而無人發現的可悲情況。統計顯示光在東京,一年就有4000個孤獨死的個案,這個可怕的數字仍會不斷颷升。



在2011年全日本就有15,603名孤獨死老人


那麼,我們的香港又如何呢?在這個擁有東方之珠美譽的華衣下,內裡所隱蔽的又是一群怎樣的長者?

獨居長者」是這些年香港出現的一個社會階層,它結集了「空巢」與「Kodokushi」的悲情。過去,各界多次探討過香港「獨居長者」的統計數字和情況,但這堆冷冰冰的數據和分析,讀者看後不需60秒就已忘記,社會至今仍未能完全解決這班弱勢社群的需要。

所以,真正的「居家安老」不應只期望由政府或社會機構去應付,家中的各份子是責無旁貸的。長者需要的所謂「居家安老」,不單要求一個安全居所讓他們有瓦遮頭,也不單只求三餐溫飽、不愁衣食,長者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感需要,跟你我一樣渴望被愛和關心的個體!

然而,關愛長者對我們個別的兒孫來說,背後到底意味著什麼?長者的內心世界你我又了解多少?在忙亂的生活裡,我們真的有需要停下來耐心聽聽他們的心聲嗎?


相關文章:
聽聽我的心聲 (下)
聽聽我的心聲 (上)
活出晚晴 (下)
活出晚晴 (上)
笑著活下去

 

  • 上一篇文章
  • 回到目錄
  • 下一篇文章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