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箭頭

相對濕度

為後期認知障礙症作準備—照顧者的故事(上)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為後期認知障礙症作準備—照顧者的故事

 

認知障礙症分早、中、後三個階段,隨著病情進入中後階段,患者的行為和心理病症更為明顯,加重了照顧工作。

由於患者已無法表達自身感受或意見,照顧者要細心觀察患者身體情況,又或是要為患者作醫療決定,同時也開始承受親人即將離去的傷感,就像「蠟燭兩頭燒」。視乎每位患者退化的速度有所不同,病齡可達十多年,尤如一場照顧者的馬拉松比賽,所付出的心力旁人難以想像。

 

照顧者要細心觀察患者身體情況,同時也開始承受親人即將離去的傷感,就像「蠟燭兩頭燒」。

照顧者要細心觀察患者身體情況,同時也開始承受親人
即將離去的傷感,就像「蠟燭兩頭燒」。


照顧者的故事(一)
 

七十多歲的陳老太十多年前被確診,至今病情已進入晚期,丈夫陳先生已肩負多年的照顧責任。從初期提心吊膽害怕太太走失,至中後期常因太太弄污家居、又或是於半夜時段發出嘈音等問題行為而令陳先生體能及精神也承受重大壓力。
 

「看到家居被她弄得污穢不堪,我也常與她爭執或發脾氣,加上自己也年紀大,要照顧她也開始吃力。」陳先生的肩膀及手腕因長期勞損而經常發痛。至現在後期階段,太太因語言及溝通能力嚴重衰退,無法表達自己或理解別人說話,對外界溝通沒甚反應,需長期臥床或依靠輪椅出入。
 

縱然太太已忘記家人,但陳先生還是希望爭取時間讓兒子或孫兒與她多相處。

縱然太太已忘記家人,但陳先生
還是希望爭取時間讓家人與她多相處。

 

幸好經過數年的輪候期,陳老太成功申請院舍服務,陳先生卻又擔心院舍員工或因工作繁忙而未能細心照顧太太,「掛住」太太的陳先生每天也會到院舍兩三次餵太太吃飯、為她按摩雙腿,或是唸太太年青時喜愛的詩句或歌曲。陳先生每個周末也把太太接回家中,縱然太太已忘記家人,但陳先生還是希望爭取時間讓兒子或孫兒與她多相處。

但是當問及他們對陳老太將來的照顧或是醫療安排等切身問題時,大家也覺得「活得一日得一日」、「順其自然」。作為後期患者的照顧者,他們還可做甚麼、又或如何「順其自然」 呢?



圖片來源:互聯網
 

按此(往下篇)

 

  • 上一篇文章
  • 回到目錄
  • 下一篇文章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