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箭頭

相對濕度

為後期認知障礙症作準備—照顧者的故事(下)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十日

為後期認知障礙症作準備—照顧者的故事(下)

照顧者的故事(二)

 

葉先生九十多歲的爸爸自中風後患上血管性認知障礙症,曾多次因步履不穩跌倒,最後需以輪椅出代步,因家居空間不足,又怕爸爸白天獨留家中會發生意外,最後決定為爸爸安排院舍服務。

 

家中各人都盡量抽空到院舍探望爸爸,雖然爸爸經常 分不清各人的面孔,但那份關愛與尊重讓他漸漸穩定心情。

家中各人都盡量抽空到院舍探望爸爸,雖然爸爸經常
分不清各人的面孔,但那份關愛與尊重讓他漸漸穩定心情。


院舍服務並不等於把照顧工作全面假手於人,葉先生每天下班後會到院舍探望爸爸,但同時也需應付職員及院友們抱怨爸爸的「滋擾行為」,每次也令葉先生感到身心俱疲。

縱然爸爸不懂表達感情,但從爸爸入住院舍後的「反叛」行為,他已知道父親的感受。幸好家中各人都盡量抽空到院舍探望爸爸,葉先生亦於爸爸床頭擺放電子相架,播放一家人過往的開心相片。雖然爸爸經常分不清各人的面孔,但那份關愛與尊重讓他漸漸穩定心情,適應新生活。
 

究竟勉強延長生命是否加劇了患者的痛苦? 如何才能解決這個為人子女的心理矛盾呢?

究竟勉強延長生命是否加劇了患者的痛苦?
如何才能解決這個為人子女的心理矛盾呢?

 

面對爸爸未來的安排,他也是抱著順其自然的心態。源於有次爸爸肺炎昏迷入院,當時醫生已請葉先生決定是否為爸爸插喉。礙於當時情況緊急、生命要緊,葉先生便請醫生盡量急救。

但看到爸爸出院後,身體情況大不如前,由過往可使用柺杖慢慢步行至完全依賴輪椅、喪失自理能力等,葉先生才想到其實每次急救程序,如心外壓或插喉等,就像看到九十多歲的爸爸被人「打了一身」,爸爸的痛苦表情令他十分心痛,究竟勉強延長生命是否加劇了爸爸的痛苦?如何才能解決這個為人子女的心理矛盾呢?

 

資料來源:香港認知障礙症協會
圖片來源:互聯網


按此(返回上篇)




認知障礙症系列 : 齊來參與活動

認知障礙症系列 : 齊來參與活動

 

姑娘,我媽媽患有早期認知障礙症,每當我鼓勵她獨自前往長者地區中心參與活動,她總是拒絕!該怎麼辦...閱讀更多

認知障礙症系列 : 不再走失了!

認知障礙症系列 : 不再走失了!

一項調查,致電了421位年齡介乎60至85歲以上、患有或疑似患有認知障礙症長者的家屬,了解有關長者在社區迷路走失...閱讀全文

認知障礙症:吞嚥困難可致命!

認知障礙症:吞嚥困難可致命!


認知障礙症患者進食的速度或會因吞嚥困難而減慢,導致缺水或營養不良,甚至因食物「落錯格」造成肺炎,嚴重更有...閱讀更多

   

 

  • 上一篇文章
  • 回到目錄
  • 下一篇文章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