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頭

相對濕度

香江「寮屋」歲月 (下)
91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日



民生掠影

寮屋區居民一般都是草根小市民,大家同樣生活艱難,因此很能「同聲同氣」,守望相助。男人和年輕的外出工作,老人和婦女則留守家中看顧小孩。

為補生計,一般留守家中的老幼婦孺都會趁空檔時間做些兼職,如剪剪線頭、穿穿膠花、黏黏膠鞋等,這些細活在當時的年代,可說是寮屋區內家家戶戶常有的「風景」。很多時候,居民會善用寮屋外的土地種菜養雞,雖說對環境構成影響,但在當時來看,生計始終是最重要的。
 


寮屋區內男人和年輕一般外出工作,
老人和婦女則留守家中顧料家務及小孩。



 由於生活困難,留守寮屋的小孩
往往也要幫忙照料家中細活及弟妹。


在沒有物質環境下,區內小孩
常常集體一起玩樂打發時間。



在那個艱苦的年代,留守寮屋區兒童日間
往往
沒有大人照管,都是天生天養的長大。

 

由於很多寮屋區與市區相距不遠,加上交通並非像今天般四通八達,因此大部分寮屋居民的工作地點都離住處不遠,更有些推輛木頭車就到市區販貨營生。

及至香港製造業起飛,不少居民更一家大小在家中經營「山寨廠」,寮屋區內也日漸開設各類店鋪,供應糧油雜貨等民生所需,後來更發展至具備理髮店、五金店、小型電器店等商戶,儼然成為頗具規模的小型社區。
 


只靠家中男人「搵食」實在難以為生,
家中老幼婦孺都會合力齊做細活幫補生計。


製造業起飛時代,不少居民在家中經營「山寨廠」。



寮屋區內日漸開設各類店鋪,
供應糧油雜貨等民生所需。
 

鄰里人情味

寮屋獨有的人情味源自小市民互助互諒的精神。在物資匱乏的年代,小市民都很樂意「資源共享」,家家門戶大開,互相往來探望,閒話家常。一家有難,鄰里間會立即伸出援手,或是提供物資支援,或是幫忙照顧小孩及老人等。

若鄰里間出現爭執,你出一分力,我出一份心,互相出面好言相勸或安慰,總是體現當時「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精神,務求共同越過生活的種種關卡。
 

在物質並不富裕的年代,
寮屋區的鄰里之情頗為深厚。


在極其擠迫的居住環境中,大家學會遷就和忍讓,避免產生磨擦。當時建立的鄰里之情,即使至今環境好轉,大家都分散到不同的地區居住,仍有保持聯絡,情感連繫不斷。

走向尾聲

1953年石峽尾寮屋區發生大火,幾萬戶居民無家可歸,政府推出徙置政策,興建公共房屋以安置寮屋居民。1984至85年寮仔部為當時合資格的寮屋居民進行登記,以備日後分配「上樓」,寮屋的任務總算到了尾聲。
 

1953年12月24日晚上9時25分,白田村有一名住戶在燃點火水燈時,
不慎引起火警。最初時火勢並不猛烈,只波及旁邊30多間房屋。
但不久一陣強烈的北風令火勢迅速蔓延,不足10分鐘,大火已波及數百戶。



石硤尾大火,涉及多個木屋區,包括白田上村、白田下村、
石硤尾村、窩仔上村、窩仔下村及大埔村,災場廣及41英畝。



大火後一遍頹垣敗瓦,導致幾萬戶居民無家可歸。
家園盡失,以後該何處容身是災民最擔心問題。


政府為安置災民,於火災原址再興建29棟七層高H型
的徙置大廈,供災民入住。(圖為石硤尾徙置區)


石硤尾徙置區(今石硤尾邨),
其中第9-12座是由聯合國捐款建成。

 
及後公共房屋陸續在各區興建,
寮屋走過半個世紀亦漸消失。


寮屋經過了逾半個世紀,已逐漸從香港的地圖上消失,只有寥寥可數的寮屋區仍然存在,但相信香港老一輩都不會忘記寮屋對香港民生的貢獻,也不會忘記在寮屋生活的溫馨點滴。

 

91
  • 上一篇文章
  • 回到目錄
  • 下一篇文章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